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63章 甕中捉鱉

作者:桑葚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時的密林中,蘇玉徽再次被人甕中捉鱉,還沒出王宮,就直接被鴆羽堵在了林子里,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

    而一旁的撰赦臉色也不好看,方才他為蘇玉徽擋了溫桑若喪心病狂的那一刀,臉色雪白的,嘴唇發青。

    按照如今撰赦的修為,一般的毒素根本就傷不了他,可見溫桑若在刀上喂的是何等劇毒。這個瘋女人,一心想要殺了蘇玉徽!

    蘇玉徽有些擔心的看向撰赦,不管此人心思如何難測,方才是他救了她,蘇玉徽有些擔心他撐不住。

    卻見此時不知是因為毒性的發作還是因為見到了蕭遲,他的臉色已經呈現出一種幾近透明的蒼白,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他的額角掉落。

    “沒錯。”溫桑若嘴角勾起了一抹詭譎的笑道。她雖不是極漂亮的長相,但是曾經眉宇之間極具英氣,張揚耀眼。但是此時,她整個臉色灰沉沉的,眉宇之間也失去了曾經的色彩,看起來尤為的詭異。

    當時在汴梁的時候,她本身就中了毒,離宮中趙肅的那一掌震碎了她的心脈,也不知道蕭遲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讓她活了過來。

    “屬下奉大祭司之命盯著您,沒想到,你竟然真的為這個賤人,叛變了大祭司。”溫桑若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樣看著蘇玉徽,怨恨道:“這個賤人除了那張臉之外有什么好的,你們這些男人在美色當頭,一個個都被沖暈了頭腦!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也要。”

    那樣子,就差指著蘇玉徽的鼻子罵狐貍精了。

    蘇玉徽眼角抽了抽,不高興的說道:“誰水性楊花的,我可是很從一而終的好嗎。”

    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她竟然還有些心思去計較那些有的沒的東西,撰赦眉心跳了跳,臉色更白了。

    一旁的鴆羽,本就妖冶陰郁的容貌,此時在夜色下越發的莫測,冷笑了一聲,對蕭遲道:“這是你們冥教的好弟子啊。”

    蕭遲帶著金色的面具,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但是眼神卻十分冰冷,金色的權杖帶著怒意,狠狠的擊打在撰赦的后背上。

    撰赦本就中毒,哪里受得住蕭遲這樣重重的一擊,打擊直接跪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黑色的鮮血。

    “廢物!”蕭遲帶著怒意的聲音道,“竟然還敢向著月宮,殺父之仇,奪母之恨,難道你都已經忘記了!”

    聞言,蘇玉徽不敢置信的睜大了一雙眼,目光落在蕭遲身上又落在撰赦身上,腦海中一片迷糊。

    不過短短一晚上,但是所發生的變故,縱然機敏如蘇玉徽,一時間都還沒有理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原本以為,放五毒進月宮,救她的人會是月宮的人,卻沒想到等她成功逃脫了玉雪宮,等在林子里的竟然是親手將她抓進玉雪宮的撰赦!

    就在蘇玉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遭遇溫桑若的突然襲擊,撰赦卻救了她。還沒跑出幾步,正好被鴆羽蕭遲等人抓個正著。

    直到撰赦被蕭遲押走,蘇玉徽依舊久久沒有回神,神情驚疑不定的看著二人離開的方向,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呵,你竟然還有心思關心那個小子的死活。”一個暗啞的聲音從蘇玉徽的耳邊響起,拉回了蘇玉徽的神智。

    卻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鴆羽身邊的巫醫!

    看見是他,蘇玉徽氣的直磨牙。

    雖然她一時間還沒弄清楚今日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點她可以確定。

    “是不是你今日做了什么手腳,所以我的內力才會突然消失了!”

    “早就同你說過,安分的在玉雪宮待著保你平安,可你偏偏不聽話。”說到此處的時候,他“桀桀”怪笑,道:“如此一來,你不僅是惹怒了王上,就連撰赦那小子的性命我看都難保住了。”

    蘇玉徽擰著眉心,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想到撰赦為她擋住的那一刀,又隱隱有些不安與擔憂。但是在他們面前,蘇玉徽當然不會表現出來的,她冷笑道:“他早就背叛了月宮,是冥教的人,是死是活與我什么關系。”

    “嘖嘖,真是薄情啊。”巫醫夸張的一嘆,那粗嘎的聲音,在夜色下聽的十分刺耳。

    蘇玉徽見四周都是他們的人,不遠處還有一個鴆羽,臉色陰郁盯著她——今天大量的毒物襲擊玉雪宮,不只是宮內暗衛傷亡不小,那一座脆弱的水晶宮,在毒蟲的襲擊之下也很多東西也遭到了破壞,難怪鴆羽的臉色這么難看。

    鴆羽將這筆賬,自然是記到了蘇玉徽身上。

    鴆羽冷笑了一聲,吩咐暗衛將蘇玉徽重新押了下去。此時蘇玉徽知道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沒有再做任何的掙扎,認命一般的由著他們將自己押送了下去……

    一旁的巫醫始終以一副看熱鬧的姿態,渾濁的眼神,帶著一絲嘲弄之意。

    鴆羽對于這位前任巫醫的大弟子,態度出乎意料的尊敬、或者說他是在忌憚著什么。

    在他短短的三年之內,他之所以那么快沒有血魄的力量,從星血月魂的第六層突破到第九層,他的存在可謂是功不可沒。

    可是他和他的師傅一樣,神出鬼沒,誰也不知道他們的來歷是什么,他們的目的又是什么。他們并非是月氏人,可是對于月氏的了解、對于月氏血脈的運用,遠遠超過他們。

    這些年來,他的行蹤飄忽不定,偶爾會出現在月氏國。鴆羽嘗試過派遣暗衛跟蹤他,但是無一例外都被他發現了痕跡,讓鴆羽不敢輕舉妄動。

    是個十分厲害的人物,就連蕭遲都沒有看穿他的真面目……

    雖然鴆羽對于他一方面存在著利用的心思,一方面卻又在防備著他,但是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問道:“您看,這幾天她該如何處置?”

    “她的內力已經被封鎖住,先關在玉雪宮吧。”他暗啞詭譎的聲音道,聽不出年歲如何。

    當年蕭遲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也是如此的蒼老,他曾經見過那斗篷下的一張臉,如同枯樹皮一樣的皮膚,傷痕累累,根本就看不清楚容貌。

    六十年過去了,他依舊是這樣蒼老衰弱的模樣。

    微信搜“香網看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