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卷:龍游九霄 第九百八十章:天不絕人

作者:天山劍主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蔡雙泉竟然就這么死了,連陸遙自己也有些意外,場面上看陸遙一直是略占了上風,但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實并不是這樣。

    每一次裂天斬看似都將蔡雙泉壓制的陷入了泥土中更深一寸,但實則陸遙自己則是受到了更重的反噬,若不是強撐著一口氣,一個堅定的信念支撐著自己,恐怕自己早都倒下了,可誰能想的到最終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蔡雙泉死了,陸遙的那一口氣也是泄了,整個人從半空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

    這一覺,陸遙睡得很沉,當他醒來的時候還覺得頭昏昏沉沉的,想要試著做起來,卻是手腳都很難使上勁。

    “你終于醒了!”離疆的聲音從身邊傳來。

    陸遙雖然醒了,但還是覺得眼皮很重,有點睜不開的感覺,只是聽到了離疆的聲音,模模糊糊的看到離疆的身影,問道:“師傅,我這是在哪里,我睡了多久了?”

    “我們已經回到云中閣了,你已經睡了差不多十多天了!”離疆扶著陸遙做起來,雙手負在陸遙的后背,為他運功過氣,助其恢復。

    十多天了嗎?

    十多天不算長,但也不算短,這十多天來陸遙一直都是處于沉睡狀態中,完全沒有一點意識,這是很罕見的,陸遙自從修仙以來,就算是睡覺也會保持著一絲的感知,風吹草動也是難以逃脫他的感知,可這一次,時間如此之長,而且全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感覺,陸遙也知道自己這一次的確是累了,的確是傷得不輕。

    離疆替陸遙運功便可之后陸遙自己身體也有了反應,體內的仙氣開始慢慢的蘇醒,而離疆也是將自己的仙力從陸遙的身體內撤走,以免兩股仙力相排斥,起了反作用。

    陸遙運功半個時辰左右,感覺自己身體舒暢一些了,便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因為他知道自己重傷之后不能急于一時,否則只能是事半功倍,不僅不能讓自己好的更快,還有可能在身體內留下一些隱疾。

    身體活動自如,眼睛也看的清楚了,陸遙才問道:“師傅,那一夜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我處于下風,為什么蔡雙泉會突然被我斬下了腦袋呢?”

    陸遙雖然對于這十多天之中的事情全然不知,但是在他沉睡之前的事情他還是記得的,他對于自己記憶最后的那段事情記得格外起初,也是充滿好奇。

    “我想這或許就是天意吧,你我命不該絕。”離疆微微一笑,道:“那一夜,我看你不顧我的勸阻將體內三重屬性的仙力全部轉化為火屬性,本來心中也是極為擔憂,但誰知你的火屬性仙力對于蔡雙泉的壓制作用那么巨大,讓他已經從走火入魔境地跨出的一只腳硬生生的被你打了回去,當你連番一頓重擊之后,他體內的魔力終于是壓制不住反噬了,當時就算你沒有揮劍斬下他的頭顱,我想他也一定會自爆而亡。你的那一劍也算是給了他一個解脫吧!”

    “原來如此!”陸遙聽后心里也是敞亮了許多,困擾自己的問題也算是找到了答案。

    “師傅,公司的事情現在怎么樣了,酒洲徐家的人還有在為難方總嗎?”陸遙想到蔡雙泉死后的一些事情,連忙問道。

    “你昏迷之后我便帶你返回了云中閣,雷戰元則是和方總去了一趟酒洲市,至于后來的事情怎么樣了,我不清楚,不過我據說方總前兩天回來了,看起了面色不錯,而雷戰元想必也就是這一兩天會回來吧!”離疆平日里除了自己修煉就是處理一些陸遙修煉的事情,公司得事情他很少過問,這些也只是他聽陸一謙這兩日來看陸遙的時候說起的。

    “那我去公司一趟吧!”陸遙起身準備穿衣去公司,說道。

    可事有湊巧,正是陸遙準備出門的時候,雷戰元卻是一臉笑容的從門外走了進來,他一看到陸遙此時已經可以下床走路了,更是高興,大笑著說道:“陸小子,你終于是活過來了,好啊,好啊!”

    “多謝雷老關心,我沒什么大事了,休息一兩天應該就可以痊愈了。”陸遙笑著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雷戰元是個直性子人,不會說那些可客套的話,此時見陸遙身體已無大礙,便將發生在酒洲市的事情告訴了陸遙。

    雷戰元此番去酒洲市,一來是替陸遙做主將酒洲市徐家扣下的那批方氏醫藥集團的藥材給全部討回來,二來是要酒洲徐家給一個說法,可當他去了之后才知道有人竟然是比他們搶先了一步。

    酒洲徐家是醫道世家,而與他們相距不遠卻同樣聲名顯赫的隴南鄧家得知酒洲徐家和陸遙發生沖突之后也是在鄧玉照的帶領下一大群人向酒洲徐家開戰。雷戰元到的時候酒洲徐家已經被隴南鄧家給打垮了。

    酒洲徐家在酒洲市所有的鋪面和攤位全部被隴南鄧家給接管了,酒洲徐家的一些附庸則全都是投降了鄧家,酒洲徐家家主徐海東戰死,其他人也是死的死,傷的傷,唯有徐奧一人不知所蹤。

    “給,這是鄧家的那個小娃娃讓我帶給你的東西。”雷戰元說完后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一拍腦門,也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來一個檔案袋塞給了陸遙,說道。

    酒洲徐家落得如此下場,陸遙并沒有絲毫的同情,他唯一感到不解的是隴南鄧家怎么會將進攻酒洲徐家的時機拿捏的那么準確,難道他們有什么特殊的信息渠道?

    不過,此時陸遙大傷初愈,也無暇顧及那么多了,他打開雷戰元給他的檔案袋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便有些驚訝。

    原來這檔案袋中裝的東西是一些銀行的單據,都是酒洲徐家的資產,而檔案袋里還有一份信,陸遙拆開來看了一眼。

    “什么東西?”雷戰元一直等到陸遙看完了信,才問道。

    “這是隴南鄧家給的一些酒洲徐家的銀行單據,我們可以憑借這些單據從銀行中至少提出兩億多的資產。”陸遙看了一眼離疆,然后看著雷戰元道:“

    鄧玉照在信上說這一次剿滅酒洲徐家我們云中閣是首功,只是西京市距離酒洲市較遠,而他們隴南市距離酒洲市更近一些,徐家的一些店鋪之類的硬件設備他們隴南鄧家也留給自己了,而這些銀行單據以及徐家在西京市周邊幾個城市的商鋪全都歸我所有。”

    陸遙還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只不過那些都是鄧玉照的虛偽之詞,離疆和雷戰元都懶得搭理他們。

    “這隴南鄧家實在是不簡單,他們向徐家發難的時間很是講究,不早不晚,恰好是你昏迷之后的事情,而且他們似乎對你的行動了了如指掌啊!”離疆一語道破其中關鍵之所在,道。

    陸遙、雷戰元和離疆彼此看了一眼對方,誰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離疆所說的話是他們心中所想的,隴南鄧家的這一次行動卻是很蹊蹺,若不是陸遙和離疆起身經歷過了,真的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他們對于這個時機的判斷了。

    不過,此時顯然也不是說這件事情的時候,三人在一起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離疆和雷戰元便走了。只是,他們兩人剛走,小道士文宣卻是來了。

    “你感覺好些了嗎?”小道士文宣進門后看到陸遙坐在床邊,表情呆萌的問了一句。

    “好多了,謝謝關心!”陸遙笑著答了一句。

    “給你看看這個。”文宣從背后掏出一張報紙遞給陸遙。

    陸遙平時很少看報紙,只是他覺得小道士文宣讓他看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二話不說接過來翻看開了一眼,只是一眼,他便被一個醒目的標題給吸引住了。

    “醫學奇跡,十天之前深夜時分,全國竟然有七名已經被醫生宣判了死刑的少女患者突然之間病情好轉,第二天,她們竟都是恢復了正常,通過了諸多儀器檢測……”

    這是怎么回事?

    陸遙已經猜到了大概,但還是有些不敢確定,他以詢問的眼神看向小道士文宣。

    “你殺了蔡雙泉,他種在這些轉生爐灶上的邪術便解開了,你又做了一件好事。”小道士文宣微微一笑,很輕松的笑著說了一句。

    小道士文宣所說與陸遙所想一致,這些小女孩的確是蔡雙泉布下的轉生爐灶,只是,一個問題解決了,一個新的問題馬上又來了。

    小道士文宣是怎么知道這件事情的,他又是怎么知道蔡雙泉的,難道離疆已經把這些事情告訴了他?

    不應該啊,在陸遙的記憶中,離疆很少和小道士文宣講這一類的事情。

    難道小道士文宣有什么特異功能,只是自己一直沒有發現?

    “你別那么看著我,時機成熟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的。”

    陸遙一邊想,一邊盯著小道士文宣看,小道士文宣卻是很搞怪的沖陸遙做了個鬼臉,丟下這么一句后就跑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