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章 出診(感謝忠仆旺財打賞白銀盟)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貝克蘭德,東區,一個兩居室的房間。

    穿黑白格制服的幾位警察跟著開門的房東入內,各自伸手掩住了嘴巴。

    里面彌漫著強烈的血腥味!

    “警官,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是別的租客說這里似乎流了很多血,他們隔著墻壁和房門都能聞到。”戴絲綢禮帽的房東頗為膽怯地左右張望,不愿意在房間里多逗留一秒。

    督察肩章的黑鬢藍眼警官擺了擺手道:

    “你先到門口等著,還有事情問你。”

    他邊說邊戴上白色的手套,將目光投向了臥室的木門。

    不過,他沒急著進去,緩慢地環顧了一圈,把周圍的情況盡數納入眼底:

    一堆煤炭,存放餐具和食材的櫥柜,小型爐子,清洗得很干凈的鐵鍋,一張略顯油膩的桌子,兩把倒在地上的圓凳,兩把歪斜放著的靠背椅,幾個裝著不知名粉末的玻璃瓶,以及一疊散開的塔羅牌。

    “經濟狀況一般的神秘學愛好者”黑鬢藍眼的督察輕輕點頭,做出了判斷,然后示意其中一位下屬去打開臥室的門。

    吱呀一聲,更多的血腥氣味涌了出來。

    開門的警員往里看了一眼,陡地發出短促的驚叫,蹬蹬連退了幾步。

    為首那位督察微皺眉頭,按住后退警員的肩膀,越過這個阻礙,靠近了臥室。

    他眸光一掃,臉色頓時有所改變。

    臥室之中,木床之上,一個男子躺在那里,雙手被綁在了頭頂處的護欄上。

    他沒穿衣服,身上是一道道又細又深的裂痕,血液早已流干,將下方的床單和旁邊的被子染得一片暗紅.

    粗看過去,這死者就仿佛被一根根鐵絲緊緊纏住,勒破了皮膚和血肉,勒進了骨頭里。

    這樣的畫面,對見過多個謀殺案現場的警察們來說,依然有著強大的沖擊力,并且帶有某種儀式般的邪異感。

    就在為首督察準備開口說點什么的時候,突然有兩個人沖入了房間,一個試圖拍照,一個甩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又一起謀殺案嗎

    “最近東區是不是發生了多起謀殺案

    “警官,你認為是連環殺人案嗎”

    黑鬢藍眼的督察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擺了擺手道:

    “不要破壞現場,否則我會將你們視作罪犯的同伙。”

    他旋即對之前那位警員道:

    “卡利斯,請兩位記者出去,告訴他們,有什么問題找西維拉斯場的新聞處。”

    等到記者們被請出了兇案現場,這位督察長長地嘆了口氣道:

    “又要見報了,該死!”

    …………

    皇后區,霍爾伯爵家的豪華別墅內。

    “東區又發生了一起謀殺案,遇害者生前疑被凌虐……”已用完晚餐的奧黛麗在起居室內隨意翻看起《貝克蘭德晚報》。

    聽到女兒的小聲自語,霍爾伯爵搖頭嘆息道:

    “在東區,這并不是什么新聞,統計數據顯示,那里每天都有人死去,不止一個。”

    奧黛麗沒太在意這件事情,和父親、母親、哥哥閑聊了一陣后,就帶著金毛大狗蘇茜,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一人一狗極有默契,沒用言語交流,后者就守在了門口,擔當警衛,而奧黛麗反鎖住房門,坐至床邊,默念起“愚者”先生的尊名。

    等待了幾秒鐘,她眼前深紅光芒洶涌而出,將一切淹沒。

    奧黛麗來到了灰霧之上,來到了那個恢弘古樸的宮殿內。

    她隨即看見側方多了一個小房間,斑駁之門輕掩,未曾合攏。

    “比上次治療時那個古老的懺悔室好了很多……不過,這不太符合‘世界’先生的性格啊,他的精神狀態出現了異化”奧黛麗若有所思地進入那個房間,關上了斑駁之門。

    她之前已經為“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做過復診,給出了對方已經痊愈的結論,誰知今天突然又收到了對方請求再次治療的消息。

    這讓她有些詫異,又有著那么一點點好奇。

    還算寬敞的黑暗房間里,奧黛麗背靠住后方明顯有人的那堵墻壁,身體緩緩下落,雙腿斜跪而坐。

    平靜安寧的氛圍中,她調整了下自我狀態,語氣輕快地開口道:

    “晚上好,‘世界’先生”

    話音未落,奧黛麗的靈性直覺已然感知到了對方的心智體表層情況,也就是通俗意義上的情緒,或者說,心情。

    灰暗,低落,迷茫,抑郁,對什么都沒有興趣……“世界”先生這次的問題和上次完全不一樣……他又遭遇了什么奧黛麗輕咬了下嘴唇,冷靜做出判斷,適時使用了一個“安撫”。

    這是“心理醫生”最有用的能力之一,在古代叫做“精神分析”。

    墻壁背后堆積的“烏云”一下散去了不少,格爾曼.斯帕羅終于嘶啞著開口道:

    “晚上好,‘正義’小姐。”

    靠著墻壁的奧黛麗想了想,取消了預定的方案,保持著剛才的輕快語調道:

    “我很好奇你最近經歷了什么,似乎有太多太多的遭遇。

    “不用想其他事情,我們先聊一聊,像朋友一樣聊一聊。

    “如果你對我的生活感興趣,我也愿意分享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墻壁另外一邊的格爾曼.斯帕羅沉默了下,不答反問道:

    “你對未來有什么期望”

    奧黛麗眼眸微轉,認認真真地回答道:

    “提升自己,努力成為半神,以更好地保護爸爸、媽媽和哥哥們。

    “唔,我這段時間有跟著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去探訪幾位助學基金的申請者,他們的生活狀態真的超乎我想象,雖然我看過一些報道,對此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真正面對時,依舊受到了強烈的沖擊,有個女孩只比我小幾歲,卻很瘦很矮,每天都吃不飽,只有兩條很是破爛的裙子,她說到她想讀書的時候,那雙眼睛非常純凈,充滿懇求,我到今天都無法忘記……”

    說話的同時,奧黛麗敏銳察覺到格爾曼.斯帕羅的心理狀態有了點改變,不再如同完全靜止的湖泊,有了些漣漪和起伏。

    略作斟酌,這位“心理醫生”像是什么都沒察覺一樣,自顧自說道:

    “我曾經還期待一場美好的婚姻,希望我的‘王子’能像那些流行小說里描述的那樣到來,不過,成為‘觀眾’以后,我發現我恐怕很難完成這個夢想了,我總是能讀出那些男士的真實想法,識破他們一個又一個謊言,確認許多人并不像我想象的一樣美好,這讓我有點失望,唔,再等幾年,或許我會懂得欣賞別人的缺點,可現在真的很難做到……”

    見和自己只隔了一層墻壁,背對背相處的格爾曼.斯帕羅終于有了點想笑的情緒,奧黛麗及時又釋放了一個“安撫”,然后,她聽見對方開口問道:

    “你曾經從‘太陽’那里得到巨龍們的資料,對‘空想之龍’應該有一定的了解。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發現你的父親、母親和哥哥們都是‘觀眾’途徑天使之王空想出來的,并不實際存在,你會有什么反應”

    肯定當場崩潰,甚至失控……“世界”先生這是發現自己的主要期待或最終目標,永遠無法實現,所以產生了心理問題奧黛麗先是被格爾曼.斯帕羅的問題弄得莫名驚恐,繼而察覺到了問題的本質在哪里。

    她沒做回答,引導式問道:

    “你似乎見證了一個希望的破滅。”

    “呵。”奧黛麗背后的墻壁處,透出一道自嘲般的笑聲,“確實,我曾經以為我還有家人,后來發現這只是我的奢望。”

    “為什么這么說”奧黛麗狀似閑聊地問道。

    格爾曼.斯帕羅沉默了幾秒道:

    “你聽過羅塞爾大帝用做家教的那些啟蒙童話吧”

    “這是我的童年回憶。”奧黛麗“嗯”了一聲。

    與此同時,她發現墻壁那邊的“世界”先生情緒有了明顯波動,壓抑的痛苦涌了出來。

    這一次,奧黛麗沒用“安撫”,她的靈性直覺和專業知識都告訴她,對方需要一定的宣泄。

    “那你應該知道睡美人和王子的故事。”格爾曼.斯帕羅低啞著說道,“有這么一個人,也進入沉睡,直到某一天突然醒來……他以為他的家人還在,他努力地提升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夠找到他們,這成為了他活著的主要意義,最終,他發現,他之前沉睡了至少三百年,甚至上千年,或者更久,他原本擁有的一切再也找不回來了……”

    那強烈的痛苦和迷茫在奧黛麗的感應里是如此鮮明,讓她一下有了個明悟:

    陰沉,壓抑,老練,狠辣的“世界”先生也有著自身追尋的目標和存在的意義!

    這和他溫柔的內心一致……真是可憐啊……雖然他剛才只是依據童話舉了一個例子,但說到某些詞語時的情緒反應是真實的……他提及“沉睡”,“家人”,“三百年”,“上千年”,“更久”,“再也找不回來”時,他的痛苦明顯更多……這說明他是古代人,因某個遭遇活到了現在這與“愚者”先生是復蘇的古神吻合,難怪他能成為眷者……奧黛麗迅速把握到了事情的關鍵。

    她抿了抿嘴唇,沉吟了下道:

    “他的家人有留下什么話語嗎有說希望他醒來后去做什么嗎”

    ps:感謝忠仆旺財又打賞白銀盟~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