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586、只有你

作者:亂世狂刀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赤帝被兩大強者瞪了一眼,立刻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

    臉上很是尷尬。

    宋皇解圍道:“此時需要從長計議,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眾人神色不一,紛紛點頭。

    觀星府的弟子們,則是亡魂未定,看著坍塌的星軌祭壇,欲哭無淚。

    星帝道:“命府中弟子,即日起,開始重建星軌祭壇。”說著,又看向龍帝等人,道:“諸位,祭壇是父神先主所需之物,不可久廢,必須盡快修葺,需要諸位的鼎力協助,還望勿要推辭。”

    “這是自然。”

    “觀星府但有所需,直接開口即可。”

    “這是整個天道盟的大事,相信沒有人會拖沓。”

    幾大帝皇強者紛紛表態。

    便是李白等人,心中也不得不承認,天道盟內部諸大強者之間的協作和團結,并不比飛升者陣營遜色多少。

    眾人離開。

    ……

    ……

    攀桂殿。

    李牧獨坐主座。

    手邊兩側,則是飛升者陣營的五大柱身,還有天道宮的諸大帝皇強者,分別落座。

    一番商議討論。

    最終,也沒有得出什么明顯結果。

    四副未來圖,可以拼湊出無數個故事來,每個故事的開始和結局還完全不同。

    圖中透露出來的信息,殘缺不全,但有點可以確定,與李牧有關的部分,也不能直接表明李牧的立場和真正身份。

    尤其是從鬼谷子所看到的那一副未來畫卷中,李牧與牧云仙主一起出現在陌生之地的情境來看,兩人的關系,應當是極為不錯,大概可以推翻第一次仙道推衍圖的結果,坐實李牧是天道宮小公子的身份了。

    “那陌生之地,莫非是上三天?小公子和父神,一起進入到了上三天。”

    “可為何上三天是一片殘缺宮闕,白骨遍地?不,應當不是桑三天。”

    “不管如何,小公子的身份,如今可以完全確定,無需再有質疑了。”

    “這倒是。”

    “呵呵,不管怎么說,至少在未來,先主父神的確是進入到了上三天,這絕對是一個大好消息,畢竟畫面中,沒有太始道尊這個老賊……”

    “對,還有,劉道友看見小公子被一柄白色的劍洞穿身軀,但并不意味著就此隕落,以仙主父神的修為,必定可以逆天改命。”

    “是啊是啊。”赤帝一聽這個話茬,連忙接上,道:“所以,小公子大可以放心。”

    李牧微微一笑,不多說話。

    這,就是眾人最后得出的結論。

    而另外一個結論,就是關于第一次天機推衍圖,雙方陣營更是一致認為,怕是被道尊盟暗中阻撓算計了。

    畢竟道尊盟中,有當今中三天兩大巨頭之一的太始道尊坐鎮,如果此人出手的話,是可以隔絕和虛擬天機,導致觀星府的第一次推衍,出現與現實截然相反的結果。

    且道尊盟也有這么做的理由。

    一番議論之后,眾人也都離去。

    星皇、星帝、鬼谷子和劉基四人,傷勢不輕,需要回去調息修養。

    而其他人,也各有要事。

    今日天機推演

    的結果,必定是要拿到各自陣營的內部,詳細討論。

    李牧原本想要單獨留下鬼谷子,詳細問問清楚。

    但轉念一想,這樣做,反而容易引起各方的懷疑和猜測。

    于是作罷。

    等到眾人都離開,李牧依舊端坐于主座上,腦海之中,無數個念頭和可能性在瘋狂地運轉閃爍。

    對于那四副所謂的未來天道圖,他已經不去關注和糾結了。

    因為可能都是假的。

    在這四幅未來天道圖上,花費太多精力,反而是容易被誤導。

    現在他想的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去拜見鬼谷子。

    謎底,必定是從鬼谷子的身上揭開。

    只是,在天道宮這樣的地方,自己的行蹤,很容易暴露。

    一旦被天道宮的人發現,自己私下去見鬼谷子,必定會引起一些不太好的懷疑。

    “頭大啊。”

    李牧嘆一口氣。

    自進入中三天以來,迷霧一團接著一團。

    到現在,他真的是有點兒懵了。

    正想著,突然外面傳來腳步聲。

    李牧抬頭一看,表情微微一怔。

    竟是觀星府的星帝。

    此人竟是去而復返?

    所為何事?

    李牧心中想著,表情卻是沒有任何異狀,微笑著道:“星帝前輩,去而復返,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單獨告訴我嗎?”

    星帝面色,有點兒復雜。

    他看著李牧,足足一盞茶的時間,才道:“我又一些事情,只能告訴小公子一個人,還請小公子隔絕周遭一切氣機,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嗯?

    李牧心中奇怪。

    “就連赤帝、龍帝等前輩,也不能知道嗎?”

    他故意問道。

    星帝點頭。

    李牧道:“可是,前輩你這樣光明正大而來,別人肯定看在眼中,想要保密,怕是不可能的吧。”

    星帝道:“我自有手段,沒有人可以知道我來到了攀桂殿。”

    李牧揉了揉眉心。

    試探?

    還是真的有要事相告?

    略微猶豫之后,李牧屈指一彈。

    十六道刀光,飛射而出,遁入虛空漣漪之中,迅速消失不見。

    同時,以李牧為中心,亦有一道道看不見的時光流波,流淌出去,覆蓋了大部分的攀桂殿。

    “好了,前輩可以說了。”

    李牧指了指旁邊的冰椅子。

    星帝自是清晰地感覺到,整個攀桂殿,兩人所在的位置,像是直接從原本的區域之中消失了,一種極為詭異難以形容的感覺,就仿佛周遭一切都模糊不定了起來,硬生生地與整個世界天地脫節一樣了一樣。

    他心中,不由得暗自凜然。

    很可怕的手段。

    這位小公子的修為,顯然是要比他之前推算的更神秘。

    “其實,今日的天機推演結果,我并沒有說出真相。”

    星帝的第一句話,在李牧的預料之中

    ,但也讓李牧心神狂跳。

    果然。

    不只是鬼谷子一個人說謊了。

    “不知道前輩看到的真相,是什么呢?”

    李牧語氣平靜地問道。

    星帝臉上,隱約浮現出一絲掙扎之色。

    很顯然,哪怕是到了這個時候,他依舊有些猶豫。

    讓星帝這種身份地位和修為的人,猶豫糾結到如此程度,到底他在天機推演之中,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畫面。

    李牧越來越好奇了。

    而且,是什么樣的緣故,竟然讓星帝選擇和自己來說。

    在李牧的注視之下,星帝終于下定了決心。

    他道:“我看到,先主附身從閉關中醒來,化身為魔,斬殺了天道宮的所有人,就連我們六皇六帝,也被先主父神,一一斬殺,吞噬了精元……那是一副非常恐怖的畫面,我現在仿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仙主父神一劍刺穿我的仙道本源時,那可怕的畫面!”

    李牧這一次,真的是大吃一驚。

    牧云仙主斬滅了天道宮所有強者?

    怎么會這樣?

    如果這話,不是在這個時候,這樣的場景下,從天道宮六皇六帝之一的星帝口中說出來,李牧是絕對絕對不會相信一點點的。

    但即便是如此,李牧也無法全信。

    因為,他現在依舊無法確定,星帝說的是真是假。

    萬一他看到的另外一些與自己有關的畫面,進而故意前來,利用一些謊言,來套取一些信息呢?

    李牧仔細觀察星帝的表情。

    他剛才說話時,那種心悸,仿佛不是在表演。

    一個仙圣級修為的存在,那種驚悸和恐懼,絕對是發自于身心靈魂,才能如此精神狀態。

    “這些話,其他人知道嗎?”

    李牧問道。

    星帝搖頭。

    李牧又問道:“既然如此,前輩為何要告訴我呢?龍帝、赤帝和宋皇等人,與前輩的關系,應該是更為深厚吧,這種事情,前輩應該去與他們商議啊,就算是你不想與他們商議,也可以與星皇前輩商議,畢竟你們二人同氣連枝,彼此都是世界上最為值得信任的人才是。”

    星帝苦笑道:“這種事情,我若說出來,他們信不信還兩說,即便是信了,以他們對于仙主父神的狂熱信奉,也不會有任何異議,哪怕是父神讓他們去死,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接受。”

    李牧道:“這么說來,六皇六帝之中,前輩對于牧云仙主的信奉崇拜,是遠不如其他人的嗎?”

    星帝搖頭,道:“我對父神的信仰和崇拜,自是不比其他任何人弱,但是,只有真正看到了未來的那一幅畫面,真正感受到了當時的恐怖,才會明白我的心情,我能夠感覺到,父神化身為魔,已經不是他自己了,我不知道他為什么會變成那樣,但那絕對不是仙主父神的本意,其他人都感受不到那一幕,所以他們也無法理解我的選擇。”

    李牧道:“還是那句話,為什么選擇告訴我?”

    星帝道:“因為我雖然沒有看清楚關于你的未來,但是,洞察推衍天機的時候,冥冥之中,有一個聲音,有一種感覺,有一種玄之又玄的氣息,它在不斷地告訴我,只有你,才能化解那一切,只有你才可以避免悲劇的發生。”

    他看著李牧,眼神中,充滿了肅穆和期待。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