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六十一章 看不透的歐陽如靜

作者:小豌豆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和歐陽如靜被拖進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接著就被膠帶給綁了起來,并且還封住了嘴,同時一個黑袋子套在我的頭上,讓我陷入到了黑暗之中,除了耳朵能聽到車里人的呼吸聲之外,其他任何情況都搞不清楚。

    “我勒個去,這次可能要完蛋了。”我在心里暗道一聲,不過仍然報有一絲希望,畢竟歐陽如靜不是普通人,張承業就算是再牛逼,應該不會真殺了她吧?

    “也難說,既然都動手了,像張承業這種人肯定已經想好了萬全之策,俗話說開弓沒有回頭箭。”我腦海之中又冒出這樣的想法,一瞬間讓自己變得患得患失起來。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甚至于有一點點后悔,剛才這群人從車里將自己拖出來的時候,其實是最好的逃生機會,以現在自己的功夫,瞬間擊倒二到三名漢子不是大問題,特別是在突然發難的情況之下,就變得更簡單了。

    “媽蛋,當時自己為什么不跑呢?”我在心里暗暗后悔。

    仔細想了想,當時腦海之中也有一絲逃跑的念頭,但是想到歐陽如靜的安危,便將這一絲念頭給掐滅了,因為一旦歐陽如靜出事了,我也跑不掉,到時候,不但要面對張承業的追殺,SD集團估摸著也會將怒火傾瀉在我的身上。

    酒勁再次涌上頭,我迷迷糊糊的竟然睡著了,直到車子突然停下來,我才一下子醒了過來,在心里暗罵了自己一句:“王浩啊王浩,你心還真大,都什么時候了,竟然還能睡著了。”

    吱呀!

    車門打開了,我感覺有一個人將我拽出了車子,隨后他拖著我朝某個方向走去,因為腦袋上套著黑袋子,所以我一點方向感都沒有,所有的事情好像都隔著一副紗似的,有一種不真切的感覺。

    走了大約有二、三分鐘,我又聽到一聲開門的聲音,接著又被拽著走了幾分鐘,這次傳來一陣咣鐺的開門聲,我估摸著是鐵門。

    拽我的人將我的身體扔了出去,直接扔在地上,水泥地,跌得我差一點慘叫起來。

    撲通!

    又是一聲輕響,我估摸著歐陽如靜也遭受了同樣的待遇。

    “張少,人帶到了。”突然耳邊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一瞬間我瞪大了眼睛:“我~操,果然是張承業干的,他想干嗎?難道就不怕得罪SD集團?不是說SD集團是京城的公子哥成立的公司,他一個本省的土太子難道還想翻天?”

    正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頭套突然被扯了下來,于是我馬上閉上了眼睛,再次裝出昏迷的狀態。

    “幫他們檢查一下。”耳邊傳來張承業的聲音,估摸著是他讓醫生幫著檢查我和歐陽如靜的傷勢,說實話,我真想睜開眼睛看他一眼,不過最終沒敢這樣做。

    稍傾,我感覺一只手在我身上亂按,接著好像用酒精給我腦袋上的傷口消毒,又貼了一塊創可貼。

    感覺過了很久,一個女子的聲音響了起來:“這男僅額頭上有一道小口子,女人的情況有點糟糕,腦袋受到了撞擊,需要到醫院進行再一步的檢查。”

    “腿部和胸腔沒有骨折嗎?”這是張承業的聲音。

    “沒有!”

    “那就不用去醫院,用冰水將他們兩人潑醒。”張承業說。

    “那個男的就不用潑了,他應該早就醒了。”女醫生說道。

    我聽到這話,心里瞬間變得緊張起來,下一秒,肚子感覺一陣疼痛,不知道被誰給狠狠的踢了一腳。

    啊……

    我慘叫了起來,然后佝僂著身體,睜開眼睛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說實話,這一腳也沒有非常痛,我是裝的,經過歐陽如靜二十天非人般的虐打,我對疼痛其實已經有點麻木了。

    二十天的虐打,讓我的身體的靈活性和抗擊打的能力都有長足的進步,說實話,剛才如果我想躲的話,肯定可以躲開旁邊黑西服男子的這一腳。

    這是一個地下室,至于是什么地方,我則根本猜不出來,不過按照車程來看的話,怕是早已經離開了江城市。

    我雙手雙腳和嘴巴都被用膠帶綁著,所以只能用眼睛盯著旁邊的張承業。

    “果然醒了,哼!”張承業冷哼了一聲。

    唔唔……

    我叫嚷了起來,可惜嘴巴被膠帶封著,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嘩啦!

    稍傾,我看到一名黑西服男子從上面提溜了一桶冰水,然后澆在歐陽如靜的身上,只見歐陽如靜的身體瞬間哆嗦了一下,隨之她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了,睜開的一瞬間,我感覺到了濃烈的殺氣,仿佛整個地下室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度。

    歐陽如靜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她應該也是經歷過很多事情的人,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并且肯定過了殺關,再加上武功極高,膽子估摸著很大。

    她正用一種看死人般的目光盯著張承業,我卻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現在我和她為魚肉,張承業是刀殂,不說裝孫子求活命吧,但是至少不能露出殺人般的目光吧。

    “歐陽如靜,沒想到吧,我們這么快又見面了。”張承業皮笑肉不笑的盯著被五花大綁的歐陽如靜說道。

    歐陽如靜一聲沒吭,只是用眼睛盯著張承業。

    “哦,我忘了。”張承業一臉勝券在握的表情,隨后伸手將歐陽如靜嘴上的膠帶撕了下來。

    “張承業,你的膽子真不小啊。”歐陽如靜的聲音響了起來。

    “呵呵!”張承業呵呵一笑,說:“我張承業想得到的女人還從來沒有失手過,一年多的時間,我對你百依百順,像公主一般的供著,你呢,對我卻像一塊冰塊,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真他媽當自己是公主啊,你的背景老子早就打聽清楚了,祖上確實很厲害,但是現在嘛,也只剩下軍隊里的關系罷了,有什么了不起。”

    “現在馬上放了我,我給你一條活路,不然的話,我保證你們張家從此在政壇消失。”歐陽如靜冷冰冰的說道,臉上的表情并沒有太多的變化,我是觀察不出她到底是裝腔做勢,還真有這種能力,估摸著張承業也看不透。

    “還真是一個難纏的女人。”我在心里暗道一聲。

    “哈哈……”張承業在沉默了幾秒鐘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歐陽如靜,現在沒有人知道你在我手上,當你再次出現的時候,就會變成一具尸體,替死鬼我也已經找好了,就是他。”張承業用手指著旁邊的我對歐陽如靜說道。

    “你可以試試。”歐陽如靜的目光越發的冰冷,實在看不透她的深淺,連我都有點搞糊涂了,她為什么如此的淡定和自信,估摸著張承業心里也犯嘀咕,不然的話,他不會隨之將整個計劃講了出來。

    “歐陽如靜,你和王浩的事情我都調查過了,最近二十幾天,你天天虐打王浩,正常思維,王浩肯定懷恨在心,今天正好趁你喝醉,將你先奸后殺,隨后他會在警察的追捕之中被擊斃,最終死無對證。”張承業得意的說道。

    其實在這一刻,他已經不知不覺的落在了下風,被歐陽如靜的氣勢所左右,把整個計劃都講了出來,以此想要讓歐陽如靜露出破綻,或者是出現某種動搖,這是一種很玄妙的心理戰,雖然也許最終張承業可以殺了歐陽如靜,但是在精神層面他卻是一個失敗者。

    “你可以試試看。”歐陽如靜平淡的說道,仿佛并沒有將張承業的話放在眼里。

    啪!

    “臭婊~子,裝什么裝,老子現在就上了你,再讓你裝。”張承業繃不住了,突然伸手給了歐陽如靜一記耳光,在心理層面,他被歐陽如靜的氣勢給擊敗了,通過毆打來宣泄心里的緊張和挫敗感。

    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同時看到歐陽如靜的嘴角也露出一絲微笑,并且她正用蔑視的目光盯著張承業,滿臉鄙夷的表情。

    “牛逼啊!”我心里暗道一聲,心里對此時此刻的歐陽如靜產生了一絲敬佩,僅憑氣勢就能逼得張承業受不了,這說明什么,說明他們兩人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

    張承業可能就是一只披著狼皮的羊,一旦權力的狼皮失去了,他就一無所有,恢復成乖乖的羊,而歐陽如靜卻不同,她是真正的狼,從骨子到血液里都流淌著一種孤傲。

    “哼!”歐陽如靜冷哼了一聲,再加上她蔑視的目光和不屑的表情,徹底的激怒的張承業。

    “給我把她按到床上去,老子一會上完了,你們一個接一個的上。”張承業眼睛變紅了,估摸著已經徹底被歐陽如靜給氣瘋了。

    我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今天如果看著歐陽如靜被張承業等人給輪了,百分之一百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了:“怎么辦?怎么辦?”我全身汗毛都直豎了起來,在心里拼命想著辦法。

    “張承業你可想清楚了。”歐陽如靜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語氣帶著不屑的對張承業說道,甚至于有一種警告的味道。

    “給我把她按到床上去,說你們呢,耳朵塞驢毛了。”張承業徹底暴走,對身邊的幾名黑西服手下大聲吼叫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