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8章 閻王好見

作者:東郭老農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金宏泰的一番話讓梁惠凱很感動,很興奮,很知足。走向社會以來他遭遇了不少險惡,經歷了不少挫折,讓他小小年紀承受了磨難,同時也遇到了不少好人,讓他堅信還是要做一個正直的人,做一個守信的人。

    梁惠凱心里高興,喝起酒來也痛快,敬了金宏泰家人酒后,出去和工友們胡天海地的熱鬧起來。大都是年輕人,喝起酒來就沒了忌諱,猜拳行令好不快活,沒多長時間就有醉的胡說八道。

    王冬冬如坐針氈,隨便吃了幾口,按耐著性子坐了一會兒就出來想找梁惠凱聊天。四嫂在醫院見過王冬冬,像這樣的大美女自是讓人過目不忘,知道小丫頭對梁惠凱有意,連忙招呼著坐到一起。

    然而梁惠凱卻怕的要命,萬一王冬冬的媽媽出來肯定會有想法的,那還了得?于是就想把自己灌醉,省的和王冬冬糾纏不清。

    見梁惠凱頻頻和職工推杯換盞卻沒工夫搭理自己,王冬冬生氣,說道:“你不能少喝點?”梁惠凱說:“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自然要好好慶祝慶祝,你喝點不?”王冬冬悻悻地低聲罵道:“滾!喝死你算了!”

    四嫂見狀逗道:“呦,這就開始管起來了?看來小梁以后的日子可不好過了!”王冬冬大羞,嗔道:“不理你們了,凈胡說八道。”梁惠凱悄聲說道:“趕緊走吧,這些人喝多了不知道要說什么呢。”王冬冬紅著臉說:“回來再收拾你!”說完搬著凳子坐到大院的門口,對著月亮發呆去了。

    梁惠凱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酒宴還沒散去眼皮就像被縫上了一般再也睜不開了,一覺醒來就到了轉天中午。吃完午飯,和金宏泰告別,開車去了京城。

    去京城就繞不開劉若雁,躲避不是辦法,無論如何這次一定要去和她見一面。想當初,梁惠凱把能給劉若雁買一輛摩托作為目標,現在買輛捷達、富康都綽綽有余了,可是他心里卻沒有一絲興奮,因為他對劉若雁的感情很復雜,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劉若雁在梁惠凱的心中是女神一般的存在,而且地位太高了。為了救他,劉若雁獨自在荒野里呆了一宿,就憑這點,劉若雁讓他去死他也會毫不猶豫的。

    雖然梁惠凱沒有向女神表白,但是以劉若雁的聰慧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呢?而且梁惠凱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劉若雁是喜歡他的,只是不知道是那種喜歡。

    可是當梁惠凱看到劉若雁家高高的院墻,女神的形像在他心里變得更加遙不可及,而自慚形穢。偏偏此時,半路殺出來一個程咬金,梁惠凱很快被鐘靈收拾得服服帖帖,使得他更不敢去面對劉若雁,好像背叛了她一般。

    梁惠凱矛盾極了,這次去見劉若雁是硬著頭皮,假如他的香姐說一句:“傻小子,和姐姐結婚吧。”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但是他肯定會義無反顧的。可是鐘靈怎么辦?梁惠凱惆悵滿腹,他既渴望著讓劉若雁看到自己這半年的成長變化,卻又害怕見到劉若雁,一路上患得患失到了京城。

    可是車子進入城區的那一刻,梁惠凱發懵了,怎么走啊?北京可不是縣城,街道星羅棋布,縱橫交錯,何況大北京正在經歷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對著地圖也不知道該怎么開。

    正在他猶豫之間,見路邊有人舉著牌子,牌子上寫著“帶路”兩個字。梁惠凱把車停下問道:“師傅,去經貿大學多少錢呢?”那師傅說道:“你現在在城西,經貿大學在城東北,三十多里路呢,五十塊錢吧。”

    上次從縣城到北京坐公交也就三十塊錢不到,梁惠凱說:“太貴了吧。”師傅不屑地說:“這還貴?把你送過去我還得回來吧?回來不需要錢嗎?再說你開奔馳的還在乎這五十塊錢?”

    誰讓自己嘚瑟著開奔馳呢?師傅說的有道理,那就走吧。在師傅的指引下梁惠凱把汽車停到上次住的快捷酒店。先是辦了入住手續,然后去買了幾斤水果,打的去了劉若雁的家。看著緊閉的大門,梁慧凱猶豫了幾次也沒敢敲門,只好在門外徘徊,希望正趕上劉若雁下班回來。

    沒等到劉若雁,又等到了那輛奧迪,梁惠凱鼓足勇氣跑了過去,卻被司機伸手攔住,喝道:“干什么的?”被司機喝了一聲,梁惠凱忽然放松下來,說道:“我找劉若雁。”司機喝道:“沒事別來這兒瞎逛。”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梁惠凱見那中年人開門要往里走,喊道:“大伯,我找若雁姐,這是她給我留的地址。”中年人猶豫了一下回過身來問道:“你叫什么?”梁惠凱心道,有門!趕緊說:“我叫梁惠凱,去年年底和若雁姐認識的,是她告訴我地址讓我來北京找她的。這次到北京來是接我妹妹回家,順便來看看她。”

    中年人上下打量著梁惠凱,問道:“你是山西人?”梁惠凱說:“不是,我是湖北人,在山西認識的若雁姐。”中年人點點頭說:“你跟我進來吧。”梁惠凱說:“不了,我就是想看看若雁姐,她若是沒在家我就走了。”中年人熱情的說道:“到家門口了怎么能不進來呢?進來吧,正好有事找你。”

    司機閃到一邊說道:“不好意思。”“不,是我太冒昧了。”梁惠凱說完,疑惑的跟著中年人進了院子。

    繞過屏風進到院里,梁惠凱有些失望,眼前的景象和農村的院子沒多少區別。院中間有棵石榴樹,六七米高的樣子,零星的掛著幾朵沒有落盡的紅艷艷的石榴紅。樹下擺著一張石桌,幾把小凳子。門窗看著也很老舊的樣子,只是把過去的窗紙改成了玻璃。

    客廳的家具更顯得老舊,一色古典的家具,靠墻的博古架上擺放著不少瓷器,青銅器,有的還有些破舊。前一陣梁惠凱剛去過王冬冬的家,和寬敞明亮、富麗堂皇的別墅對比下來,視覺反差太強烈了。

    招呼著梁惠凱坐下,中年人說道:“我是若雁的爸爸,你來的不巧,若雁剛被她們公司安排到國外進修去了。”梁惠凱設想了很多和劉若雁見面的場景,怎么向她解釋自己為什么不敢來和她見面,沒想到一個也用不上,心里即遺憾又覺得輕松了不少,說道:“沒事,我就是順便過來看看,明天就回老家。”

    劉若雁的爸爸笑瞇瞇地看著梁惠凱說:“那哪行?若雁走得時候特地交代過,你來了讓我照顧你,你想做什么?我可以給你安排。”梁惠凱說:“謝謝伯父!我沒什么文化,只怕城里的工作我做不來。現在我的工作還行,我們老板對我很信任,待遇也行。等我混不下去的時候再來求您,行不?”

    劉若雁的爸爸笑容不減,問道:“是嗎?說說,你們老板做什么的?讓你負責什么?”“我們老板是開礦的,我幫著老板管理礦山。”梁惠凱說完,尷尬一笑又說道:“說白了就是個小包工頭,老板的礦山都歸我負責開采。”

    劉若雁的爸爸登時來了興致,詳細的問了梁惠凱的生活、工作情況,笑笑說道:“不錯嘛!這么年輕就敢承包工程,有魄力!如此說來,你若雁姐的操心就是多余的了。”梁惠凱說:“不,非常謝謝若雁姐,她待我想親姐一樣,我感激不盡。”

    “我聽她說過你們的事,非常感謝你救了她,在她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她,你的恩情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的。只是你從沒有留下地址,我們想找你也找不到啊。”

    劉若雁爸爸的話讓梁惠凱很感動,現在也不覺得他們家高不可攀了,說道:“伯父,不是我不想留地址,而是我們的工作地點總在變。當地的礦山大大小小不下上百個,這個地方剛干完又要去別的地方,這半年我已經換了兩個地方了。”梁惠凱說完,自己都佩服自己,真真假假的自己都信了。

    欠什么也別欠人情,人情債最難還,何況是天大的人情。劉若雁的爸爸想把這個人情還了卻又找不到機會,心里過意不去啊,說道:“小梁啊,你若雁姐是真的關心你,而且我們家也有這個實力,你若是有困難千萬別客氣。”

    梁惠凱當然知道劉若雁爸爸的心思,但是從他內心里并不覺得劉若雁欠他什么,反而只有感動。劉若雁的行為讓他知道,人間自有真情在,這樣的奇女子就是為她去死也在所不辭,別的哪敢奢求?說道:“伯父,我知道,您也千萬別客氣。其實我從內心里更感激若雁姐,她擔心我出事,竟然獨自在荒野里呆了一夜,一個女孩子能這樣,我無以為報啊。”

    人和人相處就是這樣,你越不求人,就越有尊嚴,別人也敢放心大膽的和你交往。涉世越深越明白這個道理,一個人,即使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也要帶著一身傲骨,用尊嚴做人做事,不低微、不低頭、不求人、不跪地,這樣別人才能瞧得起你,認為你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聽了梁惠凱的話,劉若雁的爸爸從內心了喜歡,哈哈一笑說:“看來你們年輕人都重情重義,很好,很好!既然這樣我就不多說什么了,一會兒她媽媽下班回來,咱們一起吃頓飯吧。”梁惠凱趕緊說:“伯父,這次就不了,以后少打擾不了。我妹妹知道我來了,如果見不到我她會擔心的。”

    梁惠凱有親戚在北京更好了,劉若雁的爸爸馬上就想從他妹妹身上找回來,問道:“你妹妹做什么的?”梁惠凱如實說了情況。當知道他妹妹是個大學生時,劉若雁的爸爸詳細的問了聯系方式,然后說道:“你放心,以后你妹妹的工作我負責安排。”

    這可行!梁惠凱開心地說道:“那我就先謝謝了!伯父,我走了,以后再來拜訪您。”“既然這樣我就不留你了,以后來北京一定要來家里,你若雁姐一直念叨你呢。對了,她還給你留了一封信,稍等。”劉若雁爸爸說完匆匆站起來,從抽屜里拿出一封信遞給梁惠凱。

    梁惠凱發自內心的高興,出了院門迫不及待的撕開信封,輕聲念道:“混小子,到了北京竟敢躲著不見我,吃了豹子膽了?姐可是記仇的,別讓我抓住你,一定不會有你的好果子吃。

    其實姐也知道你的小心眼里想著什么,你不覺得丟人嗎?你不知道這么做會讓我很失望嗎?過家門而不入,我也真服了你!奉勸你以后別再讓我瞧不起你。

    知道不?自從分手以后,姐時常牽掛著你。你從南方到北方來,能不能適應北方寒冷的冬天?知不知道給自己添些棉衣?你住的地方有沒有暖氣?大過年都沒回家,有沒有人給你做飯?餓沒餓肚子?想不想家人?工作累不累?我有好多問題想當面問你,你卻躲著我不見,太讓我傷心了!

    姐告訴你,人生在世,窮不是錯,富也不是錯,關鍵是要活得堂堂正正,大氣凜然,你有多自信,就有多高的高度。記住了嗎?傻小子!姐相信你是個聰明的人,看到姐的信后再也不會和我玩捉迷藏了。

    姐要出國了,心里卻放不下你。你知道不?你越不來見我,我就認為你過的越不好,就越擔心你。你為什么要害得我牽腸掛肚?你要知道,你在姐的心里不是能用金錢、財富、地位、感情,甚至親情、愛情能衡量的,你要牢牢記住這句話!

    廢話我也不多說了,相信你能明白姐的心。過半年我就回來了,希望我回來時,能見到你嘴上蓄起了胡子——不要在嘴上沒毛,辦事不牢,你還沒給我買摩托呢!深愛你的香姐!”

    劉若雁的濃濃真情濃縮在著短短的幾句話里,梁惠凱讀著讀著,眼淚不停的流了下來,情不自禁的抽泣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