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723 護犢子的福晉

作者:心凈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wjmry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載淳回京三天,已經給朝野民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年輕氣盛!

    這小皇帝可以說一言不合就會發火,撂挑子、動拳頭,火氣上來了親娘都勸不住!

    天知道這小皇帝是讓肖樂天怎么教育出來的,這簡直就是暴君的苗子啊!

    宮里宮外所有人都認為載淳聽到這些消息會火冒三丈呢,可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載淳上午都沒有見外臣,溜溜達達去北苑了!

    恭王府內,蝠池邊上,載澄跪在地上雙手舉著戒尺,看樣子已經跪了半個多時辰了,兩條腿都已經哆嗦了。

    鬼子六氣的在空地上來回轉圈,想罵也罵不出什么了,想打可是后面一群內宅的女人哭天抹淚的也實在是舍不得打了!

    五爺那一腳實在是夠厲害,踢的載澄到現在還咳嗦呢,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都沒好地方了!

    “跪著吧!接著跪著……跪到死為止!”

    “你就不能讓我省點心?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出去鬼混?家里就不能待著嗎?”

    “氣死我了……”奕?上去就是兩個嘴巴子。

    “住手!”奕?身后突然傳出一聲凄厲的喊叫聲,扭頭一看正是自己的福晉瓜爾佳氏!

    媳婦今天可是真急眼了她沖過來一把奪走兒子手中的戒尺,拉起來就往身后推,她如同護雛的母機一樣死死的盯著奕?!

    “要打你打死我!把我們娘倆一起埋了!”

    “你自己沒本事在朝堂上受了氣,拿兒子撒邪火嗎?你是不是看我也不順眼?你不就是欺負我娘家沒人了嗎?有本事你把我也打殺了!”

    “嗚嗚嗚……當年道光爺指的婚,我還以為這輩子能跟你享點福呢,可是這一輩子啊……”

    “嗚嗚嗚……擔驚受怕的,連我爹的命都賣給你們愛新覺羅家了,現在居然連我兒子都要打殺啊……”

    女人這一哭,帶的整個內宅的女人全都抹淚了!

    奕?這個福晉可是道光帝親自指婚的,這可不是那種內務府、宗人府遴選秀女然后讓道光帝隨便挑選。

    這個瓜爾佳氏,就是道光帝專門給六兒子找的媳婦,她的父親桂良可不簡單,閩浙總督后任直隸總督!

    一輩子民政軍政全都干過,級別也非常高!

    鬼子六被咸豐皇帝留在京師和洋人談判的時候,這老丈人就是朝廷派來的重要助手,可以說為了這個女婿是耗盡了心血!

    辛酉政變的時候,他更是賣力最后入駐軍機處,并死在任上!

    說白了就一句話,這媳婦家那就是道光帝給六兒子找的一個大幫手!

    一提到死去的老丈人,奕?眼睛也紅了,他當然知道老丈人家為了大清國和自己那是費勁了心力,所以看見自己媳婦也是滿心的虧欠感!

    “你……你就慣著吧,你看看他都什么樣了?”

    “我慣著?這京師里愛新覺羅家的子孫,那個不是慣著的?他親大伯眠花宿柳去,你怎么不立規矩啊?”

    “拿親兒子出氣,你真是有本事啊?就一句話,要死我們娘倆一起死!”

    這還怎么教育,奕?遇上這樣的媳婦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就在這時候管家帶著西山營的鄂拉圖快步走了過來。

    “給王爺請安,有最新的情報!”

    奕?擺了擺手“外面去說……”幾個人走到西洋門外,鄂拉圖營長低聲說道“消息已經傳到了宮中,陛下居然沒有生氣而是去了北苑!”

    “緊接著五王爺被召喚進宮,聽說遭到了西太后的痛罵,正跪門兒呢!”

    奕?有點意外“這載淳居然忍住了?不簡單啊……我那五哥有什么異常嗎?”

    “五王爺好像和西太后頂嘴了,一點認錯的樣子都沒有……甚至還吵鬧起來順義的莊園,西太后氣不憤就逼他跪門!”

    “五王爺真擰,說跪就跪,二人在紫禁城里就頂上牛了!”

    奕?冷笑著說道“看來五哥一點都不傻……他這是鐵了心要把兩邊都給得罪了,然后他就能跳出事外了!”

    “由他去吧……就讓五哥當一輩子俠王,好好玩樂吧!”

    同治帝已經有五年沒有來過景山了,當年他離開的時候這里還不叫北苑呢,但是今天載淳一看可不得了了。

    整個景山、皇極殿、往北到地安門,向西一直延展到整個北海,偌大面積不亞于整個紫禁城!

    全都是北苑的地盤,新修起來的殿宇樓閣都是載淳記憶中沒有的,從全國各地移栽過來的百年古木,郁郁蔥蔥的遮天蔽日。

    封凍的北海上,不少太監正在滑冰表演,碧照樓前的慈安正圍著皮裘看著太監們滑冰表演雜耍,笑的合不攏嘴呢!

    “兒臣給太后請安了!”載淳下轎快走幾步給慈安打了一個千。

    “哎呦……皇上來了?過來,坐我身邊來……這天氣冷的,給皇上拿暖手爐啊!”

    “謝太后賞了,兒臣正手冷呢……”

    慈安一聽載淳說手冷趕緊把他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里“哎呦,還真是跟冰塊一樣,這些奴才太不會伺候了!”

    “我聽說皇上今天沒有生氣?長進了啊……”慈安笑了。

    載淳做了一個鬼臉“什么都瞞不過太后的法眼!”

    “孩子啊!你跟先皇真是像……我說的是性格,其實先皇的性格也是急躁的,不然也不會在承德被氣成那樣,最后撒手人寰了!”

    “額娘不想說大道理,就是想告訴你一句……越是著急辦什么事兒,你越得穩住,圣人說每逢大事要有靜氣,就是這個道理!”

    “還好你今天沒有鬧,你要是鬧開了,這京師的輿論可就真不得了了……回京三天,連打三天?”

    “給你扣上一個暴君的帽子,你這輩子都摘不掉啊!”

    “別跟你五叔計較,他其實精明著呢……他一邊打了載澄一頓,你看著吧今天肯定還得跟你額娘吵一頓!”

    “他把兩邊都給得罪一番,也就是表明心跡,不摻合你們的事兒,逼著讓你們都別拉攏他!”

    “又賊又滑啊!”

    不知道怎么搞的載澄跟親娘反而沒有和慈安待著更舒心,這就是慈安的人格魅力了。

    載澄一臉委屈的說道“其實您說的道理我都懂,包括翁師傅他們說的道理也都對!”

    “可是……可是兒臣真的是沒有選擇啊!”

    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戏机游戏